□本報首席記者 謝鑫名
  倪進衛做建築如火如荼,卻冷不防來了個轉身:掏空家底建起農村養老院。他準備讓出養老院十分之一、26個床位賠錢給“三無”老人養老。他通過本報在全市招募10位“三無”老人,“養老院扣除政府發給他們的低保金,其他一律免費,每月還返還100元零花錢。我們要讓‘三無’老人有一個溫暖的家!”
  兩位老人的快樂家園
  這裡是長安區南村鎮南楊莊村東,原來這兒是一片廢棄的養殖場,如今已變身為福壽居敬老養生院,占地20畝,農村庭院式平房排列整齊,房前幾乎都配備一塊菜園。
  此時院內有兩位老人正踱著小步子,想一想自己能在這裡養老,禁不住流下幸福的淚水。其中一位老人叫馮星,83歲,是南楊莊村的“三無”老人,另一位老人叫史法,也是七八十歲的年紀,是大豐屯村的“三無”老人。
  6月18日,這家養老院試營業,將他們接到這裡養老。養老院除了扣除政府發給他們的低保金(750元)外,其他一律免費,每月還給100元零花錢。兩位老人掰指頭一算,養老院是在賠錢養他們,況且這裡的環境很像農村,“我們可以在菜園內種菜,這正是我們需要的!”馮星老人說:“這裡就是我們的快樂家園,比家強呀!”
  說起老有所養、老有所樂,兩位老人不約而同地要感謝一個人,他叫倪進衛。
  一顆回報社會摯誠的心
  倪進衛正是福壽居敬老養生院的負責人,南楊莊村人,43歲。在開辦這家養老院之前,他是一位致富的農民。自2000年,他拉起了一支建築隊,這麼多年他做得風生水起。但令人意想不到的是,2012年他毅然來了個轉身,放棄自己熟悉的建築行業,選擇投資建設農村養老院。
  對此,朋友們都不理解。有的勸他,“農村養老市場有求無市、叫好不叫座,你何必蹚這渾水呢?”
  朋友再怎麼苦口婆心,倪進衛的心沒動搖。他說,他做了20多年生意,“批發佈匹,做裝修,搞建築,哪一樣不得算計?我雖然做的是良心活,但我也不想繼續下去了。掙多少錢算多?咱是農民出身,到啥時候都不能忘本。”倪進衛將不忘本定義為回報鄉親、回報社會,“我們的許多長輩辛苦了一輩子,到最終卻是孤苦伶仃、生活毫無樂趣,他們極其需要一個快樂的家園,所以我就建起了這樣一座像家一樣的養老院!”
  全市招募10位“三無”老人
  早在2008年,富起來的倪進衛與朋友到平山深山游玩,“記得那是溫塘附近的一個小山村,在那兒我見到了終身難忘的一幕。”
  倪進衛說,他們來到一戶農家,房子破敗不堪,房門有好幾個洞。這時,從房門處走出來一位老人,他拄著一根棍子,穿得衣服十分破爛,尤其是老人用一種說不出的眼神,死死地盯著他們這幫山外來客,“對,那是滿眼的凄涼。”後來一打聽才得知,這位老人無兒無女,算得上是“三無”老人。
  於是,2010年倪進衛便下定決心,建設屬於自己又屬於大家的養老院。又有一次遭遇,讓他對農村養老有了定義。他到石家莊考察養老院,見到一位老人扒著窗戶往下望,“那是不快樂的目光。”因為什麼不快樂?經過調查,倪進衛說,現在國家相關政策好,許多孤寡老人有了低保金,便有了足夠的生活保障,“基本做到了老有所養。”不過,老人能夠老有所樂,尤其在郊區、農村,“這個還沒有做到。”
  所以,倪進衛將養老院建設得儘量像家一樣,“定期舉辦一些娛樂活動,爭取讓老人們老有所樂,畢竟精神需要有時比物質需求更重要。”
  除了這些,為回報社會,倪進衛又做了一個決定,“養老院共有260個床位,我讓出來26個床位,專門提供給‘三無’老人。”倪進衛介紹,目前他已在南村鎮境內招募了兩位“三無”老人,“南村鎮畢竟是我的家鄉,我還要在轄區內接收14位,剩下的10位老人我想通過晚報面向全市招募。”
  “我們給出的條件是,凡是來我院的‘三無’老人,養老院扣除政府發給他們的低保金(750元),其他一律免費,每月還返還100元零花錢。”此外,每個月還召集“三無”老人的親朋聚餐,“90元聚餐費也由養老院出。”
  這樣接收“三無”老人,有朋友給老倪算賬,“怎麼算你也是賠錢養!”倪進衛斬釘截鐵地說:“賠錢也得這麼接收!”
  如果您是“三無”老人,想到福壽居敬老養生院養老,請撥打4008808191報名,如果符合條件,養老院將按報名順序進行接收。
  “三無”老人是指城鎮居民中無勞動能力、無生活來源、無贍養人和扶養人,或者其贍養人和扶養人確無贍養或扶養能力的60周歲及以上老年人。  (原標題:致富農民辦養老院全市招募10名“三無”老人)
創作者介紹

noel

qs67qsgf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