索契冬奧會中國代表團的獎牌數最終定格為3金4銀2銅,比上不足比下有餘。似乎不值得大書特書,好像也沒讓人捶胸頓足。但就是這麼一個看上去不好不壞的成績,卻凝結著一群中國冰雪人整整4年的努力和心血。
  站在那些短道“大男人”中間的“小女人”李琰,看上去總是那麼鎮定而堅乾標準的主心骨類型。因為她的執著和強悍,中國短道速滑隊迎來了最好的時光——8年來,始終位居世界一流,人才層出不窮。也因為她的堅持和真誠,我們在索契欣喜地等來了周洋的回歸和男隊小將的橫空出世。但所有這些賽道上的光鮮亮麗,卻是這個“小女人”用犧牲家庭溫暖換來的。所以,當她的合同將於今年5月到期,她的去留再度擺在冬運中心面前時,誰又忍心再強留她的歲月以換取中國短道速滑的未來呢但若她果真離開,誰又知道中國短道速滑會不會就此消沉
  一個人的去留,能夠左右一支隊伍甚至一個項目的未來發展,這在冰雪強國是不可思議的事情,但對於塔基薄弱的中國冰雪項目來說,卻極有可能發生。
  中國女子冰壺隊在索契恢復平庸的表現,既不讓人意外,也不會生出太多遺憾。因為對於僅有幾支隊伍、幾十個人苦苦支撐的中國冰壺圈來說,對手所在國家動輒幾十萬、幾百萬的冰壺人口數,實在無法把雙方放在同一起跑線上。
  而當“男神”劉銳在男子冰壺銅牌爭奪戰中未能延續之前的神勇表現時,除了他自己,恐怕沒人忍心責怪。跟幾乎生來就與冰雪運動結緣的瑞典人相比,劉銳和他的隊友幾乎就是以一己之力,去對抗一個國家呈現的項目綜合實力。所以,在期許劉銳們擁有更加明媚未來的同時,卻也隱隱擔心著,他們是否會重走中國女子冰壺的老路。
  這種現狀像極了中國花樣滑冰的尷尬境遇。自陳露與恩師李明珠分道揚鑣後,中國女子單人滑旋即走入低谷,至今仍在爬坡。而龐清、佟健在索契轉身之後,中國雙人滑也將在熱鬧10年後墮入凡間。
  基數太小,選才太難。儘管,中國冰雪項目的成才率已不算低,但在對手如同汪洋大海般的冰雪人口面前,概率就只是個數字而已,並無實際意義。
  中國自由式滑雪空中技巧能夠連續3屆觸碰獎牌並非偶然,因為我們有一支吃苦耐勞肯鑽研的國家隊。但男女隊均在四人決戰有兩人殺入的情況下,仍雙雙錯失金牌也同樣不是偶然的。那是因為我們的儲備也不過就這麼一支國家隊,他們身上所承受的重量和使命恐非對手所能瞭解。
  這也是為什麼賽前不被看好、不被期待的速滑女將張虹反倒能成為黑馬,能成為中國代表團在索契最大亮點的原因。
  時間都去哪兒了對於把冰雪運動當職業的國家隊教練員、運動員來說,他們的時間就在以4年為周期的輪迴中,滑行在冰上或雪上。不管成功還是失敗,他們總顯得那麼孤獨、那麼小眾。
  人生天地之間,若白駒之過隙,忽然而已。只是忽然之間,國家隊人來人往,中國冰雪運動的群眾基礎卻仍在起步階段徘徊。
  據說,觀看這次冬奧會的中國電視觀眾接近2億人了,這會不會是擴建的開始呢  (原標題:時間都去哪兒了)
創作者介紹

noel

qs67qsgfn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